首页 | OA登录 | 论坛登录 | 加为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光临江西教育传媒集团网站,今天是2017年 7 月 27日 星期四
 
文章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刊物 > 品牌栏目 详细页

记下“闪光点”

作者:庄大伟 来源:本站 浏览数:3343 发布时间:2014/3/20 10:31:52

    一篇好的文章,都应该有一两个能让读者为之一亮的“闪光点”。

 

    它可以是一个新颖的构思,一个巧妙的细节,甚至是一小段精彩的语句。文章有了“闪光点”便有了灵气。

    要想在文章中出现这样的“闪光点”,需要平时的观察、思考和积累。

    我常常把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闪光点”,及时记下。

    比如,我的素材本上记着:

    △傻子抓窃贼,窃贼没抓住,反而挨了一巴掌。傻子大喜,我脸上留有窃贼的指纹!

    △一条胆大的小鱼和一条胆小的大鱼,它们之间应该有故事;

    △打水井不小心打到了隔壁邻居家的酒窖;

    △当森林里的动物得知虎大王嘴里装着一口义牙的时候;

    △如果老鼠和大象进行能量互换,一定怪事连连;

    △模仿蛙叫,引来鱼群;

    ……

    抓住了“闪光点”,你就像有了树的年轮一样,一圈一圈地扩展开去;像握住了一个核心,可以开始滚雪球,越滚越大;像榕树的根,在地底下盘根错节,慢慢生发开来。

    我曾经在一本科普读物上读到一段文字:“大象临死前会离开象群,独自寻找僻静的地方死去。”难道大象是为了不让自己珍贵的牙齿留给人类?我觉得是个“闪光点”,于是把它记在素材本上。后来,我就是根据这段文字,经过想象与构思,慢慢生发开来,写成了下面的这篇故事。

 

 

 

 

 

 

 

 

 

 

 

 

 

 

 

 

 

 

 

 

 

 

 

大象的墓地

 

                                                庄大伟

    本篇故事的主角叫大耳环。大耳环不是大耳环的真实名字,大耳环的名字很长,由73个字母组成,翻译出来类似“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的句子。为方便起见,认识他的人几乎都叫他大耳环。大耳环的标志性特征是,他的两只耳朵上各垂着一只直径5厘米的金耳环,走起路来晃来晃去的,特别显眼。他的这对大耳环是他偷猎了一头珍稀白犀牛后,用卖来的钱买来的。

    大耳环居住在丛林边的小村里,以开杂货铺谋生。那天天蒙蒙亮时,大耳环被窗外一阵“咔嚓”声吵醒。他打开窗一看,只见十几米开外,一头长颈鹿在啃树叶。看上去这是头半岁左右的小长颈鹿,它一定是迷了路,上这边村子来了。大耳环心里一阵窃喜。虽然长颈鹿身上的东西,比起犀牛角、象牙来不怎么珍贵,可“蚊子也是肉”呀。大耳环立刻从床底下取出一杆猎枪。

大耳环摸出屋子,朝小长颈鹿悄悄逼近。七月的丛林,潮气积聚,闷热难当。小长颈鹿停止了咀嚼,朝四周探头探脑,它显然从微风里闻到大耳环身上散发出的汗酸味,一种人的气味。不妙!它突然撒腿飞跑起来。到嘴的食物,岂能放过?大耳环朝着小长颈鹿快步追去。

    小长颈鹿跑得很快,一眨眼就钻进了丛林。大耳环端着猎枪,也钻了进去。参天大树,盘根错节,茂密的树叶,黑压压的一片。那头小长颈鹿钻到哪里去了?大耳环嘴里嘀咕着,急匆匆地往前迈步。突然他一头撞上蹲在大树边的一团毛茸茸的东西。他定睛一看,啊!是狒狒!狒狒可是林子里的大力士,敢跟狮子对峙。

    那头正在打瞌睡的狒狒被大耳环撞醒,当然很恼怒。它看见对方朝它举起了枪,它虽然不知道这枪是什么玩意儿,可它知道对方举着那玩意儿肯定不是向它示好,而是在威胁它,朝它挑衅!还没容大耳环扣动扳机,那杆猎枪已经被狒狒伸出的长臂抢了过去。大耳环顿时吓得跌倒在地。狒狒抡起猎枪,朝一块大石头砸去,枪身一断两截。狒狒咧开大嘴巴,眉开眼笑。它朝着大耳环步履蹒跚地走来。它也许会像砸枪一样,同样把大耳环高高举起,朝那块大石头抡去。

不要!不要!大耳环歇斯底里地嚎叫起来。正在千钧一发之际,狒狒突然调转屁股,朝着密林深处飞跑而去。大耳环长长地呼了口气,颤颤巍巍地站立起来。他看到十几头大象,排着队,迈着四方步子,不紧不慢地经过此地。谢天谢地,是路过的象群惊走了那只可怕的狒狒。

    眼下已经手无寸铁的大耳环,决定尽快撤出丛林。刚才由于他走得匆忙,连指南针都没带。生活在丛林边的他知道,要是在此地走错了方向,周边危机四伏,随时会葬送性命。大耳环朝着来的方向退去,半道上突然隐隐听到一阵阵奇怪的呜咽声,那么凄凉、悲哀。是象群发出的叫声,莫非……

    大耳环的心紧张得怦怦直跳。他转过身去,朝着象群方向快步走去。尽管林子里满地枯叶,杂草丛生,他甚至还差一点踩进软软的沼泽地里(陷进沼泽里那只有死路一条),他还是跌跌撞撞地接近了象群方向。那架势看上去一副披荆斩棘、视死如归的样子。知道吗?眼下他已经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

    循着象群的叫声,他很快就找到了象群。此刻象群停在一条小溪边。一头长着一对半圆形翘牙的大象(它应该是象群里的头象),用长鼻子轻轻摩挲着一头老象。其他大象则纷纷摆动长鼻子,吸取着溪水,然后高高地举起,喷洒。老象沉浸在一片白花花的水气之中。

    这是象群在举行与老象的告别仪式。大耳环早就听说,每头大象在它临死之前都会主动离开象群,独自前往一个秘密的地方,在那里静静地死去。大象们知道它们的牙齿很珍贵,它们不愿意让自己的牙齿被雕刻成各种制品供奉在人类的楼堂馆所里。大耳环知道,如果谁发现了大象的墓地,那无疑就像突然中了几千万的彩票,谁就能一下子成为大富翁。眼下自己的大富翁美梦就要成真啦!大耳环的心,兴奋得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老象在象群注视下,默默离开小溪,与象群背道而走,步入密林深处。大耳环哪肯怠慢,赶紧跟在老象的后面。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常常会被脚下的树枝、石块绊倒,可他还不能哼哼,不能被摇摇晃晃走在前面的老象发现。

    老象在前面走走停停,突然它转过身来,朝四下扫视。大耳环赶紧原地趴下,屏住呼吸。老象又继续行走,“嗵——嗵——嗵——”拖着沉重的步子。大耳环急忙爬起来,继续跟踪。他正跟着,突然发现五步开外,一头鳄鱼正趴在泥坑里,死了一般,纹丝不动,可它的眼睛却睁着。大耳环吓得连退两步,不料一脚踩在一条正在酣睡的大蟒的尾巴上。大蟒立刻醒了,它一甩尾巴,“啪”地一下,重重地将大耳环击倒在地。还没等他转过神来,大蟒已经蜷起长长的躯体,将他拦腰盘住。大蟒勒住了他的腰部,开始越勒越紧。他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快要被挤出来了。他得做垂死挣扎。他顺手撩起地上的一根树枝,朝着大蟒的眼珠狠狠刺去。受了伤的大蟒使劲甩打着尾巴,“啪!啪!啪!”三下子全抽打在一旁的鳄鱼脑门上。鳄鱼火了,扑上来一口咬住了大蟒的尾巴,“咔嚓”一下咬了下来。大蟒疼得松开大耳环,游向鳄鱼,双方开始交战。大耳环趁此机会,立刻连滚带爬地逃离了危险区域。

    四周静悄悄的。大耳环瞪大眼睛,竖起耳朵,继续搜寻那头老象。林子里穿行的微风,带来一阵“嗵……嗵……”的脚步声。大耳环快步上前,果然发现了老象的身影。老象在前面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它还不时地回头望望,扇扇大耳朵,甩甩长鼻子,然后嘶哑地叫上几声。大耳环不远不近地跟着。他心里一直不停地念叨:快去墓地,快去墓地吧……

    老象停下了步子,两条前腿一屈,屁股一拱,整个身子伏倒在地。难道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大象墓地?大耳环环顾四周。不对呀!怎么转了一圈,老象又回到了小溪边。大耳环朝老象走去,他叉着腰,瞪着眼,嘴里喋喋不休地骂了起来。老象听不懂大耳环在骂些什么,它只是可怜兮兮地耷拉着脑袋,眼珠充着血丝。它的全身皮肤松噗噗的,布满了深深褶皱。它的嘴巴淌着黏稠的液体,喉咙里发着一阵阵浑浊的声音,这是临死前的悲哀。大耳环暗想,老象一定是闻到了自己身上的那股汗酸味,那股人的气味。它当然不允许有人发现它们家的墓地,它情愿独自抛尸野地。

    大耳环心里恨哪。他面对着临死的老象,胸闷啊。他只得在那里等待老象慢慢地死去,然后取下那对值钱的象牙回家;可他很不甘心,难道这回只能收获一对象牙?而找到大象的墓地,那是他多年来的梦寐以求!他决定还是离开老象,离得远远的。或许老象看到他离去,还会继续上它的墓地去死。

    大耳环重重地咳嗽了一声,离开了躺在地上的老象,离开了那条清亮亮的小溪流。他朝密林深处走去,虽然离老象很远了,可那头老象还是匍匐在地,丝毫没有起来的样子。大耳环急呀,突然他感到自己的脊背,被一张毛拉拉的叶子给裹住了。叶子里分泌出的一种乳胶般的黏液,粘住了他。他越是挣扎,黏液就分泌得越多。他猛然想到,自己一定是遭遇了可怕的食人草。被食人草的叶子裹住了,就会中毒昏迷,然后慢慢地死去,尸体就成了食人草的有机肥。

    大耳环慌忙挥舞双拳,拼命挣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挣脱出来。他吓得飞跑起来,一连摔了十七八跤,还是一个劲地往前跑,直到跑不动为止。他喘着粗气,闻到自己身上有一股草叶的香味。他知道这是食人草留在他身上的气味。他突然窃喜起来,这香味可以掩盖掉自己身上散发的汗酸味。老象闻不到人的气味,就不会发现有人跟踪它了。

    大耳环远远地观察着老象。果然老象环顾了一番四周,颤颤巍巍地站立起来,然后依然拖着沉重的步子,朝前慢慢走去。大耳环赶紧跟在后面,不远不近地盯着它。这回老象不在林子里转圈了,它摇摇晃晃地来到一个坡地,在一处窄小的隘口前,伫立许久。大耳环趴在草丛里,大气也不敢出。老象终于认为周围没有不明物体,它继续迈动步子,艰难地挤进那个隘口。

    大耳环蹑手蹑脚地跟了过去。他走进隘口,眼前顿时豁然开朗。谁也没有想到,四周长满了参天大树的丛林中,竟有一块篮球场大小的盆地。盆地的上方的空间,被茂密的树叶包裹得严严实实,像个球形礼堂。阳光透过树叶,斑斑点点地洒在地面上,金灿灿的一片。细一看,地面上横七竖八地倒伏着好多大象的遗骸。

    “啊!我找到了大象的墓地!我发大财了!”大耳环欢欣若狂地大喊大叫起来。这时,他听到身旁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擂鼓一般。那头老象朝他走来,身子歪斜着,眼皮耷拉着,喉咙里散发出一阵阵恶臭。它快死了,可是它还是竭尽最后一丝力量,用它的大脚,一脚踩住了大耳环。它哀嚎一声,吐出肺部最后一口气,整个身子倒向了大耳环。

    大耳环被老象沉重的躯体压迫着,渐渐地透不过气来。他的眼前,一片漆黑,肺里的气体,全部排出了体外。夕阳下,只有挂在他耳朵上的那对大大的金耳环,闪着一丝昏黄的光。

大象的墓地里,增添了一具人的遗骸。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 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地址:南昌市红角洲赣江南大道2888号 赣ICP备11003195号 技术支持: 鼎峰互动   南昌灯光音响租赁  南昌庆典演出